加入收藏在线咨询
位置: > 金沙娱乐城 >

我的「吃素障」与「不杀生障」

作者:admin时间:2017-03-26 16:22浏览:

 

我的「吃素障」与「不杀生障」

科学与佛法的对话

 

根据楞伽经「离有与无」的逻辑,

如用「杀界」形容生与杀的标准与界线,

依理论物理、化学、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的「常识」,

则「观察杀界,至极微亦不可得」。

 

去国数十年,逢一机缘幸得早早地退休。带着期盼回到故乡,却看见许多奇异的事不断演出,直是:

少小离家老大回,但见人心?三斤」

老顽童因儒家的传承及科学的薰习,从未崇奉或反对任何宗教。初抵台南就发现庙宇处处,「佛道双修」之人多如过江鲫,素食业更是蓬勃鼎胜。

有次不警惕走进一家素食店点肉食,知情后马上报歉,并开玩笑说自己是卑「鄙」的人。店家问为什么?答:「玉食者鄙啊!」店家基本听不懂,说:「不可以这样讲!人人都有善根啊!不是吃肉就卑劣」。原来他们是佛教徒。

又一次,碰到个受过菩萨戒之人,宣说吃素是因五戒首戒杀生,学佛必定要吃素。问他:「你的身体好吗?」答:「百病不生!」问:「为什么?」答:「因为吃素,我的免疫力极强!」

老顽童闻之不禁童心大起,戏曰:「那你是说,你杀生的才能极强吧!」

不是吗?免疫力强是百病不生的「因」──因在体内建破了强大的武力,来犯者不论有辜、无辜必杀之。「敌人」,如病菌,要杀;「非敌人」,如过敏原,也要杀──这是自己杀自己的内战;而失去免疫力的人,如爱滋病患者,会被「无害」的酵母菌杀死。在科学家眼中,人失去了免疫力?有死亡一途;而有免疫力则无时无刻不在杀,成千成万上亿地杀(如吃「肠益菌」杀「害菌」,服用的剂量单位以亿计)。

本来老顽童吃不吃肉皆随心、随境,了无?碍。初学佛时,即时生起「吃素障」及「不杀生障」,因为良多佛教徒为了「不杀生戒」都在吃素。

追问下去才发现众说纷?,「生」及「杀」的标准因「人」而异。甚至有位很正直的「七星级」法师教导修护高尔夫球场草坪的信众,先播放三天三夜的诵经,忠告虫鼠离开,如逾时不走者「杀之无罪」。

还有一位台湾密宗,宣传放生毒蛇的上师到马来西亚弘法,教信众回家后不用拜佛,只有拜上师们,因为「上师就是佛」,而且他们会教一个咒,信众出门前先?了,踩逝世小虫,它们能够立即成佛。老顽童心想,干脆让你一脚把我踩死,我不就成佛了吗,还要尽力地修什么行?

这些「市道上」的理论及标准对一个毕生以生物学、生物化学及剖析化学专业从事医学、环保、生态研究之人而言,确实难以接收,因此生障。

幸好遇到白云老和尚,他说:「佛教徒不一定是学佛的人」,「吃素不等于学佛」,「牛马从生到死都吃素,但成不了佛」。明白了自己是「学佛的智慧」的人,不是佛教徒,「吃素障」因此解了。

「不杀生障」之生起波及「不杀生戒」及《入楞伽经断肉食品》必须详加分析、研究以决疑。

「不杀生戒」并未订「生」的范围;《断肉食物》则说「不杀无辜有情」等语。既生惑障乃回归经典,扩大检视的范围,发现其它经典?说「众生同等」而且只有「度众生」没有「某些众生可杀」之语。以现代人的一般常识来想像「众生平等」,比千百年前轻易得多。因为「所有众生之类」皆由分子、原子组成。

从原子周期表上看众生在原子的层面还是「不平等」的。但细到质子、中子、电子的层面,众生就「平等」了,因为原子都是由这三者以「不同数目」构成的。再细到微粒子的层面,连「有相、无相」都不问可知地「平等」了。

对于「有没有杀生」的认知,平凡人和科学家起「诤」的起因,在苍然客「无有」中(千佛山杂志230期月刊)分析得很澈底。他说:『我们平凡人的习惯是,把看不见的认定是「无」,把看得到的当作是「有」;因此「无」与「有」的定义,是以人的感官觉知能力的界限而订的。如果每个人的敏锐度不同,其对「无」与「有」的尺寸认知,当然也会有所不同』。

三千年来人类认知的敏锐度,已从人本位的原始感官觉知进化到,应用精细仪器协助的觉知,其范围也从身边的人事物扩大到对宇宙整体及地球环境、生态的觉知。

古人觉知「要护念有情如独子」(大慧菩萨语),敏锐度祗限于人吃的肉类,他们不晓得也不需要「护念无情、非情如独子」。用这种不够敏锐的觉知标准生涯到今天,才知道「不护念无情、非情如独子」的后果,造成热带雨林逐渐消逝,臭氧层减损、北极冰帽急速熔化,气候变化加剧,土石流猖狂,水资源缺乏....统称「大地反扑」。

所以用古代标准约束今人,当然会产生「不服气」的问题。今人须要对整个地球上的「一切众生之类」作「均衡的护念」,不是对所有的人作「某些东西准不准吃」的规范。

「不杀无辜有情」的「无辜」二字在生物学上就要起争议。若说蚯蚓、海?不可杀,那么同属低等无脊椎动物的病原虫呢?它们都不是「自己要侵入」人体的「无辜有情」,为什么可杀?

《断肉食品》说:「勿卧穿孔床,微虫住其中」。今人对微虫的觉知也从古时的跳蚤缩小到用显微镜才看得到的「?」,如果执着于「文字相」则今人的床及被褥均不可用,连木板床也不可睡(有缝隙)。

从生物化学的观点来看,问题更多。生物化学是研讨构成「性命的分子」(molecule of life)的变化,一「生」必有一「灭」,而且生灭互为因果循环不息。这个循环包括地球上的一切「有、无、非情众生」之类,变化速度之快「?那亿万生灭」也不足以形容。这些「生灭」都是「天然性」且具「平等性」,没有什么该不该的问题。那么人有什么「资格」规定那一个环节的「灭」叫作「杀」呢?

醣类(碳水化合物)是青菜把无情的二氧化碳、水及光能合成的「生命的分子」;我吃了青菜(杀),醣类进入我的体内成为我的「生命分子」(不可杀),但又被我的身体分解(杀)成为热能、二氧化碳及水。这个极度简化的循环中,醣是青菜时可杀,是我时不可杀,但我自己却可以杀它。这种「杀」的标准算什么呢?

如辩称醣祗是我体内的分子,不能代表「我」的生命。试问我体内的那一个分子,甚至那一个器官可以代表「我」呢?如再辩称我这张人皮内包裹的「全体」才干代表我的生命。那么尚未排出的毒素、汗、尿、屎、二氧化碳及尚未消化的食品是不是「我」?

事实上祗要有心跳、呼吸、体温(生命的迹象),这个「我」,每一?那都在变(即「无常」),无量的分子中有些不停地合成、转化构成「新的我」,有些不停地分解离开「原来的我」。这一?那的我在下一?那已经消散,「我」在那里(即「无我」)?从生物化学的觉知证得:『一「有」境瞬即变为另一「有」境,此即一切法无自性』(《入楞伽经》)。

因而无论用古代或现代的任何标准来辩论「生」或「杀」,祗是七种空性中「最下,须远离」的「相对空」罢了。这也是佛为什么要我们观照无常与无我,而把修行的目标放在「去四相、四见;不住于相;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」(《金刚经》),更要时时警觉「知幻即离,离幻即觉」(《圆觉经》)才是真菩提道。

佛法跟科学都讲逻辑。一篇科学论文,首先陈述「目的」,再述「办法」,继之以「结果,讨论及结论」。佛法的「目的」是了生脱死,入无余涅?;「方式」是「除障」,即去除每个人本人「习染」中会障碍达到「目标」的东西。

「习染」是经由境缘而生的心识做作。佛说「相」是因人的习染是在相上打转,必须从相上教我们「修心」之道,直至明心见性(《入楞伽经》)。因为佛法是对人说的(白云老禅师语),六祖把《金刚经》中的「卵胎湿化.....」众生之类,解作譬喻人道的「迷性、习性、随邪性、见趣性....」。他的逻辑可证之于《楞严经》卷七、卷八。

卷七细说十二类生的名相,包含鸟兽虫鱼;而卷八说「除灭沦为众生的十二颠倒」,不为鸟兽虫鱼说,全是对人说的,见于相关经文:如「人」依此修证,渐次深刻,得以「成绩五十五位真菩提路。作是观者,名为正观;若他观者,名为邪观。」

跳出依「文字相」解义,改从「人性」看「不杀生」则显现了「不起杀心」的意义。

假如修行是修改「身口意」,则「杀心」不止于身的行为,还可以看到「口」的杀。例如想行之间不能树立间隔,五蕴?那实现,口舌如刀剑,杀人于无形,是「用口杀」(口?笔伐)。纵容自我意识作怪,嗔念大起「恨死某人」了,是不是「以意杀」呢?所以「杀心」起于意,行于口,随之以身的行动,不都是犯了杀戒吗?证诸《楞严经》:「诸世界六道众生,其心不杀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....杀心不除,尘不可出」。

「杀心」还有「否定」的思考,包括「他我」之杀,即否定其它生命的价值,及「自我」之杀,即否认自己生命的价值。故依「人性」思惟而得的认知虽属「人法」(白云老禅师语),似近乎修心养性之旨。

菩提寺「头门」上大书「不二门」三字。不二法门是佛法的湛深法门。《入楞伽经  三万六千一切法品》以牛角与兔角喻法与不二法。

从相上看,牛有角,兔无角,是相对法。经曰:「离于有与非有者,更不作兔无角想,以相对故,彼不想兔无角;亦不作牛有角想,以观察牛角,至极微亦不可得,故无毕竟实法。如是即圣智现证境界,离有与无」。

「离有与无」是进入「不二门」的敲门砖,未达「现证境界」都还是门外汉。门外汉辩论「有」杀生、「非有」杀生,或不断肉食「有」障、「非有」障,均为在相上打转的相对法,虽为学佛过程中必经之途──发现一障则求法以除之──一旦冲破此障,即?此法,「法不可住」(维摩诘居士语)。

本无障却因「求法」而生新障者,必系落入「相对」的陷阱而不自知。

自思佛之所言必有饶益,三万六千法门,门门不离菩提道。取?之间端视个人根性、兴趣、敏锐度及当下修养的水平。

「观察牛角,至极微亦不可得」之语,从微粒子的「粒、波二性」上可以体会一、二。这种「显形、隐形世界」(引苍然客文)的研究是许多团队在数十年前开始的,时至本日已成科学「常识」。如用「杀界」形容生与杀的标准与界限,依理论物理、化学、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的「常识」,则「观察杀界,至极微亦不可得」

修习佛法,思想的主题不在获取「答案」,而是化解问题(白云老禅师语)。若有「答案」便是因「我执」而生。幸运的是由于观察「杀界」得不到「谜底」,反而促成了观照「离有与无」得以打破对「吃素」及「不杀生」的「我执」,不再「在相上打转」,乃得自此二障解脱。

「不二门」的智慧是「如来未说一字,未答一字」(《入楞伽经》),亦即法轮的轴心。今后修习佛法当以此为「戒」,常存于心──起心动念之时依随法轮转化,但时时不忘回归轴心之所在。(注:「如来」的法义是「大自由」,并非某一个人或神。)

 

上一篇:民生银行将在成都新设两大区域核心

下一篇:没有了

电话:xxxxxxxxx
传真:xxxxxxxxxx
邮编:xxxxxx
地址:xx省xxxxxxxxx